数据共享平台如何用得更好(来信综述)

  河北遵化行政审批局工作人员在办理“不见面审批”服务业务。
  刘满仓摄

  江苏常州一位市民进入小区时,向门岗志愿者出示个人“健康码”。
  陈 ?ド?/p>

  山东烟台民警借助大数据平台,实时监控和统计社区人员出入情况。
  唐 克摄

  疫情发生以来,“数字政府”备受关注。一方面,各地各部门运用大数据、云计算,努力做到科学决策、精准防控。另一方面,不少地方着力推进不见面、非接触的在线政务服务,最大限度地让数据多跑腿、让群众少出门,高效解决生产、生活之需。这背后都离不开数据共享的有力支撑。

  疫情防控是对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,也是对在线政务服务能力和水平的一次检验。当前的“数字政府”建设中,在数据共享、便民利企方面,还有哪些需要改进和加强的地方?近日,不少读者来信谈体验、提建议。本报记者为此也采访了相关部门和专家学者。

  疫情防控,数字共享平台发挥了重要作用

  如今,“健康码”被广泛利用。它是由群众自行网上申报,经后台审核,即可生成属于个人的二维码。它是群众出入通行的电子凭证,一次申报全市通用。即便如此,跨省市的返岗复工人员依然有一种担忧:在老家申请的“健康码”,在工作地不管用,怎么办?

  河南漯河市读者张淳艺说:“近日,河南与浙江建立了两省疫情防控‘健康码’的互认合作关系,减少不必要的重复申请、反复核实,让不少河南籍在浙务工人员顺利返程复工。”他在来信中还提及,除了两地之间的“点对点”互认,能否进一步通过更高层级的统筹协调,实现一码在手、全国通行?

  这实质上就是数据共享问题。数据共享是否充分,事关行政效率,事关群众满意度。来信中,不少读者讲述了网上办事的体验。江西瑞金市读者杨友明说:“电子政务运行很多年了,在今年疫情防控期间,它的作用得到了充分凸显。比如医保缴费,按要求3月之前完成。我们及时通过‘赣州通’缴了费,方便快捷。除了医保缴费,‘赣州通’还包含数百个便民服务事项,让我们足不出户就能办成好多事。” 重庆九龙坡区读者秦邦佑反映的却是另一种情况。他通过当地电子政务平台提交了复工申请,还向当地居委会递交了填报时所需的各种书面材料。可是一连多日过去了,他依然在等着复工通知。

  实践证明,数据共享是否充分,还会影响政府治理的效果。前不久,一位从外地回珠海的人员出具“粤康码”,系统立即从她的身份信息关联到出行路径、搭乘的交通工具等,反馈该人员是潜在密切接触者。街道、社区随即启动应急机制。

  “‘粤康码’的背后汇聚了多渠道采集的个人健康数据,并且支持快速便捷的采集和查验,在疫情防控中发挥了重要作用。”广东省政务服务数据管理局副局长高尚省介绍,患者名单、家人情况、交通工具、同乘人员等信息原本是分散在不同层级、不同部门,疫情防控、交通管制、社区防控、隔离点志愿者服务也是互不联通的。非常时期必须打造统一的数字平台,统筹调度精准防控。广东省在最短时间内汇聚了53个部门124类数据,继而在微信政务服务平台“粤省事”上开辟疫情防控服务专区,推出“粤康码”、疫情线索寻人、中小企业诉求应答等一系列功能,从而在权威信息推送、大数据共享分析、全流程在线服务等方面持续发力。

  “战时表现好不好,关键取决于平时基础打得牢不牢。近年来,我国不断加强‘数字政府’建设,特别是深入推进‘放管服’改革,推行‘最多跑一次’,行政管理和服务方式不断创新。在疫情防控期间,‘数字政府’派上了大用场,但也存在参差不齐的情况,比如个别地方的信息沟通不够及时、群众办事仍需多头盖章。”中央党校(国家行政学院)教授汪玉凯说。

  一些“烟囱”和“壁垒”尚未拆除

  来信中,不少读者谈到“数据烟囱”“数据壁垒”,认为这是影响“数字政府”功效发挥的一个重要因素。

  近年来,党中央高度重视“数字政府”建设,全国一体化在线政务服务平台已于2019年11月上线试运行。截至目前,平台已联通31个省(区、市)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、40余个国务院部门的政务服务平台,接入300余万项政务服务事项和一大批高频热点公共服务。一些省份还成立了行政审批局、政务服务中心、大数据局等机构,搭建了跨区域、跨层级的在线政务服务平台、数据共享交换平台。

  江西九江市读者李誉说:“‘数字政府’大有可为,可是仍然有些地方、部门的领导干部难以改变传统的行政思维,打自己的小算盘,在互联网思维、数据共享等方面认知不足、重视不够,造成统筹难度大、实施推进慢。”湖南益阳市读者胡灿说:“提及数据共享,理念上大家都赞成。但往往是共享其他部门的数据很乐意,把自己的数据拿出去有点难。”

  “一个县市,政务APP可能有几十种。群众网上办事,需要在手机上来回翻找。”河北任丘市读者张子璇认为,“缺乏统一规划,再加上考核的驱使,一些部门、单位难免各自为政、盲目上马了。有时候开发经验不足,一些APP还存在闪退、功能不足、安全性低的问题。这反而给群众办事带来新的麻烦,背离了‘互联网+政务服务’的初衷。”

  在汪玉凯看来,一些旧有的“烟囱”和“壁垒”尚未完全拆除,一些电子政务平台有待于进一步整合简化。“前些年,一些地方、部门自行研发出一大批电子政务平台,甚至是根据业务内容,采取一个接一个的项目化运作。研发得越多,貌似成绩就越大。用的时间越长,越有惯性和依赖。但是,这种碎片化、功利性的操作造成共享意愿不强烈、技术标准不统一,导致互联互通难、业务协同难、数据共享难。”

  针对数据共享问题,记者还采访了公安、民政等职能部门,他们普遍表达了“以共享为原则、不共享为例外”的原则,同时指出需要注意的问题:共享后的数据,该由谁负责?特别是万一出现信息泄露等方面的问题,是提供单位负责,还是使用单位负责,抑或是共享平台的建设单位?

  此外,据安徽一基层政务服务大厅负责人介绍,上级从基层调取了大量数据信息,搭建统一的数据共享平台。但是,还要进一步把好事办好。“基层是与群众打交道最直接、最密切的地方,对数据的渴望太强烈了。上级搭建的平台应该‘下基层’,对基层单位开放端口,否则这个平台就成了新的‘数据烟囱’。有时群众办事不满意甚至投诉了,上级却以‘属地管理’推责了事,我们自身的资源很有限,夹在中间很为难。”

  数据共享平台既要建起来还要用起来

  打造“数字政府”势在必行,加强数据共享至关重要。来信中,不少读者提出了意见建议。

  现实操作中,共享目录是数据共享的重要依据和指引。国务院于2016年专门印发《政务信息资源共享管理暂行办法》,对政务信息资源目录、政务信息资源分类与共享要求等作出明确规定。

  “针对哪些可以共享、哪些不可以共享,各地各部门目前都编制、汇总了相关目录。但是目录是否完备、共享到什么阶段、数据更新是否及时,还可以进一步分析研究、督促推进。”江苏常州市读者曹建明来信建议,进一步把共享目录与权力清单对照起来,从保密性、可靠性、可行性等角度查缺补漏;进一步建立相应的共享时间表,然后按进度逐一对表,并向社会公布评估检查结果,倒逼“烟囱”和“壁垒”的破除。

  数据共享与制度建设应同步开展。汪玉凯说:“实践中,常常困扰我们的可能不是技术,而是法律、标准规范、安全保障以及政策等因素。比如,如果法律滞后,就会给政务信息化的应用设置很多障碍;标准规范滞后,就可能对系统整合带来困难;安全机制不健全,就会带来极大的隐患。这就亟须进一步加强顶层设计,修改完善法律法规,强化监督管理和安全保障,推动各地各部门转变思想观念,充分认识到数据共享是一项应尽的责任义务。”

  数据共享的最终目的是实现“网络通”“数据通”“业务通”,不断提高行政效能,让群众满意。四川北川县读者余志勇说:“数据共享平台既要建起来,更要用起来。以数据共享为契机,加大电子政务平台的整合力度,着力打造符合区域特点、品牌效应突出、务实管用便民的统一服务平台。”

  四川省巴中市读者张纯林建议,要充分运用数据共享交换平台,推进网上办事流程的避繁就简,特别是对于能在后台共享的材料,尽量避免前台的反复提交,如此既减少了群众麻烦,也节省了工作人员工作量。

  高尚省表示,下一步,要进一步围绕业务需求,统一归集基础数据,同时建立健全数据分析和应用平台,从而有针对性地优化在线政务服务和应急指挥,擦亮广东“数字政府”建设的品牌。还有基层工作人员建议,搭建数据共享、在线服务平台时,应在数据调度、模块设计、程序操作等方面更加注重基层工作的实用性、简易性,既要能用也要好用,如此才能更好发挥数据的价值,赢得更多群众的好评。

  版式设计:汪哲平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0年03月09日 07 版)

(责编:白宇、岳弘彬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iqingwa.cn